您的位置:首页 >六安新闻>深度报道>详细内容

又是一年元宵节

编辑:宋明俊 来源:六安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3-02 09:18:16 【字体:

  元宵节到了,据民俗专家解释,元宵节其实有着很深的文化内涵,它又称“灯节”、“上元节”、“元夜”、“元夕”等。其他传统节日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而唯有元宵节是一个全民同庆的欢乐节日,所以有“闹元宵”一说。

  元宵节如何恢复其“闹”的本性,如何在坚守与传承中与时俱进地创新“节文化”,过一个富有文化气息、彰显文化特色的传统节日,让元宵文化更富活力,是既保持传统又推陈出新的一种选择,也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的。

  “元宵结”

  新年的鞭炮还在炸响,象征着美满团圆的元宵节即将来到我们身边。看着城市街道两旁的彩树花灯和天空中五彩缤纷的礼花,我不由想起儿时过元宵节的情景。

  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到元宵节,母亲就会做一些乒乓球般大小的元宵。元宵用糯米包制而成,或实心,或带馅。元宵有多种食用方法,煮、煎、蒸、炸皆可,全然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口味去选择。在这些食用方法中,我们家通常是煮。每次煮元宵,母亲都是边煮边不紧不慢地拨动着锅里起起伏伏的雪白的元宵,让我不禁馋得口水直流。等到一碗热气腾腾的元宵端在手里,我总是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仿佛担心吃慢了会没得吃。因为元宵里面的馅很烫,每次吃元宵,我不是烫到喉咙,就是烫到舌头。于是,我对着碗不停地吹。

  按照家乡的风俗,母亲会在几个元宵里分别包上两分钱的硬币,据说谁能吃到包着硬币的元宵,谁就能在这一年里事事顺心。在母亲的精心安排下,那些象征着好运的元宵总会不知不觉地溜进我的碗里。品尝着甜而不腻的元宵,享受着浓浓的亲情,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过元宵节,是少不了灯的。元宵之夜,看着窗外开放的礼花如一个个彩球,似一朵朵雪花,像一颗颗拖着彩带的流星,把漆黑的夜空照得如同白昼一样,父亲便开始动手做花灯了。每次做花灯时,父亲会先把准备好的竹条和花布放在手边,只见他三缠两绕之后,那灯笼的骨架就跃然而出了。父亲怕不结实,又用细铁丝把竹条接口处牢牢地捆住。我蹲在父亲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像是欣赏一部动画片一样的专注,父亲那娴熟的手艺和精细的做工着实让我佩服。在父亲的引领下,提着他亲手制作的花灯,我会把屋里屋外的每个角落都照个遍。父亲告诉我,这样可以让家人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吉祥,庄稼五谷丰登。随着自己的年龄不断增大,我方才懂得,当年我手中那忽闪忽闪的火苗,是父亲对未来的祝福和祈愿。

  当岁月的刻刀悄悄在额头上留下几条皱纹时,我才发现元宵节在我心中早已不仅仅是一个节日了,更是一种情结,让我回味,令我珍藏。又一个祥和的元宵节即将来临,咬一口如蜜般甜的元宵,家人的牵挂又在心头弥漫,生活将为我们翻开崭新的一页。(张永生)

  三代人的元宵记忆

  父亲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小城,那时人们很看重元宵节,过节那天街上特别热闹,有花灯可看,有灯谜可猜,还能欣赏舞龙舞狮和跑旱船。父亲元宵节记忆最深的是那些穿着粗布衣的民间艺人,他们过节时会在大户人家家门口玩杂耍,一番起劲的表演后他们能得到不少赏钱,要是遇到人家心情好,他们还会额外得到年糕、汤圆、面粉、猪油等当时的紧俏物品,这时表演的班头自然是要千恩万谢。父亲说当时杂耍的项目繁多,不少民间艺人的技艺相当高超,他们表演的抖空竹、崩铁链、硬气功、走竹竿等往往是喝彩声一片。父亲最喜欢看的是滑稽戏,表演者能翻跟头能打拳,他们常是戴着一顶用纸烟盒糊的帽子,穿着一件大褂,一个人扮演几个角色,连说带唱,用语诙谐,引得观众哈哈大笑。

  我是七零后,我小时候的元宵节没有父辈那么热闹,民俗活动也少一些,在我的记忆中最深的是提着花灯游街。那时的花灯要自己做,在元宵节早上我从杂货铺买来竹篾、宣纸、红绳、颜料、蜡烛等材料,搭好形状,糊好纸,画上图案,花灯就基本做完了。等到晚上我吃完汤圆便迫不及待地点燃花灯里的蜡烛,用木筷挑起花灯,跟小伙伴们一起去游街。元宵节的晚上孩子们提着花灯排着队沿着大街走,时不时还要在队伍里嬉闹一番,街上成百上千的花灯造型各异,在夜色的映衬下好似繁星,特别好看。游完街后大家聚在公园里猜灯谜,猜中灯谜的孩子还能得到奶糖、铅笔、橡皮、文具盒、饼干等奖品,多年来我抽屉里一直保存着当年猜灯谜得到的绘着孙悟空图案的文具盒,它承载了我太多的童年元宵节快乐记忆,虽然搬了几次家,我总舍不得把它丢弃。

  日子如流水般过去,我成家立业有了女儿。随着时代的进步我越发觉得传统文化在女儿这一代人中越来越淡漠。为了在女儿的记忆里留下元宵节这一中国传统节日的印记,每年元宵节我都带女儿去逛庙会。傍晚庙会的各式花灯都已点亮,照得整条街流光溢彩。女儿最喜爱生肖灯笼,我为女儿选一盏灯笼,我们掌灯逛庙会,十分有趣。女儿逛庙会既能感受到节日喜庆的气氛,又能看舞龙舞狮踩高跷,她自然是不亦乐乎。庙会上民间手工艺人们还会摆起摊子做生意,有捏面人儿的,有吹糖人儿的,有画糖画的,我一边逛庙会一边给孩子讲述元宵节故事和传统文化,带孩子到老手艺人跟前观看这些手工艺的制作过程,让女儿从小便感受我国民俗的魅力,从而热爱自己的传统节日。

  三代人的元宵节记忆有着时代的烙印,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元宵情结”,这种“情结”会深深扎根于每个人的心中,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何礼仁)

  记忆中的味道

  大红灯笼高高挂,又到元宵佳节了。每年到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怀念乡下那浓浓的年味,怀念外婆的手搓汤圆。

  在乡下,年前年后忙吃的多数是女人家们的事。女人们,在年前就把泡好的上等糯米养在清水里,每天换一次水,三四天后,沥干,就可以加工元宵面了。

  虽然也有送去机器磨面的,但终究赶不上手磨的绵糯有粘性,所以我的外婆每年总是坚持,亲自用小石磨不徐不疾慢悠悠地磨。就像在幽幽岁月里,揉进对晚辈们的爱与包容。赶上好天气,就把凝固的糯米面掰碎晒干,放一干燥的木桶里,静候正月十五的到来。

  正月十五清晨,放了送“年”的爆竹,村中的妇女们就开始张罗做元宵了,老外婆拿出她那个洗得铮亮的不锈钢脸盆,用葫芦瓢搲几瓢白花花的面粉,加适量的水,一手按着脸盆,一手顺着盆沿,就和了起来。

  老外婆边和面边对旁边观看的我们说,“面要和到三光才算好”。何为“三光”呢?我笑问外婆,“三光”一就是面光,面团上面不要有裂纹,凸起,面要揉得瓷实。二就是盆光,盆中有水,则表示面太稀,揉不成形,有面粉,则表示面团太干,不好揉团。三就是手光,就是揉好面团后,手上不粘不黏,干净,利落。

  揉好的元宵面,柔顺光滑,白润如玉,如同一个可爱的胖娃娃,躺在脸盆内,稍微醒一下,就可揪下一小团,一小团,开始搓圆做元宵了。外婆把上个秋天收下的芝麻,炒熟做馅,芝麻的香气,诱惑着我们的味蕾。将家的每个缝隙都填得满满的。

  木柴的火焰舔着锅底,劈劈叭叭欢叫着,袅袅的炊烟在村庄弥荡,灶膛的火光映红了孩子们馋意十足的笑脸,大铁锅的水沸腾了,在托盘上久候的、白白胖胖的元宵娃娃们终于可以下锅了。

  热气腾腾的灶头满是元宵的香甜,大人们的脸上荡漾着笑意,阖家幸福是对他们一年最好的犒劳,元宵节一过,大家又该开始一年的劳作了。

  元宵宝宝们经过水与火的洗礼,浮上来的元宵越发圆润,洁白。每人一碗,蘸上红糖,松软香甜,味道好极了。听到儿孙们的啧啧称赞声,老外婆的心如同被熨斗熨过般舒坦,一脸的自豪和满足,脸上的皱纹也旋即乐成了一朵花。

  突然,我的牙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我不经意地,哎呦一声,顿时吸了众人的目光。外婆心疼她的小孙女,偷偷在我的元宵里又放了一枚寓意吉祥的硬币。怎么又让妹妹吃到了,几个狡猾的表哥,开始哄抢我的硬币。大呼小叫地叫嚷着“外婆作弊,偏心妹妹”。舅舅们也向着我,众人异口同声说“是妹妹乖,运气好”……哥哥们无趣地跑开了,大人们在一旁偷笑。这样有趣的日子,只有在正月十五才反复演绎。

  闹元宵,煮汤圆,骨肉团聚真热闹,男女老幼围桌边,你一碗,我一碗,和和美美真欢喜。家乡这首儿歌,时时会在我梦中响起……团团圆圆,和和美美,老百姓朴素的美好愿望,一直在每个炎黄子孙的血脉中延续着。

  年味越来越淡了,淡得听不到了那熟悉的爆竹声。淡得年夜饭也是饭店凑合。再无全家老少齐动手,你择菜我烧水的欢欣场面。速冻汤圆何其多,品种何其全,现又有几人,会亲自下厨亲搓元宵,下汤圆呢?门外春寒料峭,室内温情如春场景己难再现。

  炊烟伴着元宵的香味,家乡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腊梅花树下缠绕,盘旋,故园的元宵节是那样喜庆温暖。它将深植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会消散。(庆红)

  元宵之美

  受到传统文化的浸淫与熏陶,绝大多数人是有节日情怀的,爱附庸风雅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多年前的元宵佳节就有感而发,写过一篇名为《元宵的妩媚》的散文,从文章的标题不难看出,这在辞格上采用了拟人的手法,因此多少还是能够吸人眼球的。现在,如果我们从美学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元宵,那效果又当如何呢?

  其实单单从字面上来理解“妩媚”二字,给予人的基本感知,其主体要么气度高雅,要么惠质兰心,要么灵气袭人……借用现代文学中的“移情”之说,元宵之美首先表现为她的柔美,并且这种柔美无不流泻在那皎皎的月华之下,无不依附在那闪烁的灯火之上,无不寄托在那深情的言语之中。事实也的确如此,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尽管那素洁的月光并不能朗照大地,那点点的星光并不能引领前程,甚至还会给人一种清冷彻寒之感,然而,正是因为有了溢彩流光灯火的反衬与烘托,这就使得乡村从飘香腊月开始氤氲的喜庆氛围,一直还在如丝如缕地延续着。除夕无疑是合家团圆、其乐陶陶的高潮部分,而元宵却成为了年轻后生必须外出务工经商的最后时限,酒桌上父母的嘱咐叮咛,卧室里儿女的绕膝撒娇,串门时弟兄的砥砺勉诫,全都融合在风情万种的柔美之中,这叫人怎么不为之留恋动容,不为之魂牵梦绕呢?

  刚柔相济,柔中有刚。生活的辩证法告诉人们,元宵之美其次表现为壮美。“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唐代诗人苏味道的《正月十五夜》,生动地再现了元宵佳节灯火交辉、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宋代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形象地描绘出了满街游人彻夜歌舞、熙攘热闹的壮观场面。据说到了明代,元宵灯会由三夜改为十夜,同时将放灯规模发展为灯市了,风流才子唐伯虎就曾赋诗赞曰:“有灯无月不误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似银。”现如今,许多大中城市也将元宵灯会作为特色名片对外推介,吸引无数市民争相观看“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的胜景;而在广大乡村,舞龙灯、耍狮子、划旱船等自娱自乐的群众性活动,依然是元宵佳节的一道靓丽风景线,“锣鼓响,脚板痒”,想不加入其中都不行呢!

  充满诗情和浪漫色彩的元宵佳节,古时往往还与爱情连在一起,这就使得元宵有时还带点凄美的味道。“爱元宵三五风光,月色婵娟,灯火辉煌。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春阳。三美事方堪胜赏,四无情可恨难长。怕的是灯暗光芒,人静荒凉,角品南楼,月下西厢。”这首元词生动地描述了元宵节当晚一边“灯火辉煌”、一边“情恨难长”的景致。为什么“情恨难长”?其中的原因分析起来并不复杂,在封建礼教“三纲五常”的严厉管制之下,中国古代的妇女是难得抛头露面的,特别是大家闺秀,平时深锁楼台亭阁,不能踏出绣楼半步,但在元宵这天却被破例,可以和男人们一起赏灯同乐,因此也就留下了许多男女幽会的佳话。“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这是一首大家耳熟能详、凄惨委婉的元宵情诗,都说是欧阳修所作,但也有人说是朱淑真写的——其实人们更愿意相信这是朱淑真的作品,因为总觉得女人的情感要比男人细腻些,也更容易伤感些。“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想不到吧,辛弃疾这位驰骋疆场的铁血男儿,居然也能细腻地描写出情人在元宵之夜相约时的那份焦急、那份等待、那份惊喜,可见爱情的力量多么强大!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元宵之美还体现为甜美——当然,这需要从食用的角度来加以诠释。元宵又名汤圆,它与春节的年糕、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一样,都属于节日食品,一般以白糖、芝麻、豆沙、黄桂、核桃、果仁、枣泥等为馅,用糯米粉包成圆形,可汤煮,可油炸,可蒸食,不仅具有团圆美满之意,而且还有御春寒、补脾胃、益肺气等等养生功效,轻咬一口,真是齿颊留香,美味无比呀!

  无论是妩媚的柔美,灯会的壮美,还是温婉的凄美,可口的甜美,元宵作为中国传统年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必将生生不息地传承下去,并且日久弥香,历久弥新……(钱续坤)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