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六安新闻>深度报道>详细内容

革命时代的前茅
——中国著名革命作家蒋光慈诞辰120周年纪念专版

编辑:宋明俊 来源: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3 10:29:45 【字体:

  编者按:蒋光慈(1901~1931),安徽霍邱(今金寨县白塔畈镇白大村河北组白大小街)人。1921年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回国后从事文学活动,曾任上海大学教授。1927年与阿英、孟超等人组织"太阳社",编辑《太阳月刊》《时代文艺》《新流》《拓荒者》等文学杂志,宣传革命文学。著有诗集《新梦》《哀中国》,小说《少年漂泊者》《野祭》《冲出云围的月亮》等。2021年9月11日是蒋光慈诞辰120周年,特组织纪念专版,以飨读者。

  弘扬大别山精神 打响蒋光慈名牌

  


  蒋光慈雕塑,位于蒋光慈纪念展厅。

  江琼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三次来到大别山鄂豫皖苏区视察,首次明确了大别山精神在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的重要地位。从金寨走出的革命作家蒋光慈,对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开创引领,对党的无限忠诚,对党的革命事业的执着坚守,构成大别山精神红色因子。打响蒋光慈红色文化名牌,于弘扬大别山精神不可或缺。

  勇于探索、锐意创新,开无产阶级赤色文学之先。蒋光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革命作家,十年如一日坚持革命文学创作,且勇于探索、不断创新。他带着激情努力探索把革命文学创作目的与创作手法很好结合起来的创作路径,有着众多的首创。其作品始终引领着20世纪初革命文学的潮流。为了扩大革命文学发行量以广泛宣传鼓动革命,蒋光慈还开创性地引入一些通俗文学审美特质,使革命文学成为畅销书,实现了最大范围受众的广度。他把通俗文学中才子佳人故事情节与革命这一先锋性内容融合在一起,首创“革命+恋爱”小说模式。《野祭》《冲出云围的月亮》等小说中既有青年男女严肃紧张的革命斗争生活的描写,也有他们甜蜜爱情心理的描摹,革命者对异性的吸引往往源自精神层面。在文本语言上,蒋光慈借鉴通俗文学语言浅显易懂,多数人没有阅读障碍的特征,使他的革命文学语言面向大众,浅显直白,朴素无华,拙朴地表达革命理想与追求。

  蒋光慈对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创作理想的追求不屈不挠、持之以恒,在创作实践中敢为人先、锐意创新,呈现的正是“追求理想、勇当前锋”的大别山精神要义。

  不忘初心、赤胆忠诚,对党的革命事业执着坚守。1920年9月,在芜湖五中读书的蒋光慈,由恩师高语罕、刘希平推荐到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第二年初夏,蒋光慈与刘少奇、任弼时等一批学员被派往莫斯科东方大学深造,蒋光慈逐渐厘清马列主义才是拯救祖国的“真经”。1922年12月蒋光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旅莫支部早期党员之一。1924年夏蒋光慈归国后按照中共党组织的指示,任教于红色学府上海大学。此时,中国历史的进程已处于大革命前夜,在思想文化战线上,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合乎时势地被提上了日程。蒋光慈应势发表多篇理论文章,阐述无产阶级文学存在的可能性与必然性,成为早期共产党人中最先倡导革命文学的一员。其诗集《新梦》“简直可以说是中国革命文学著作的开山祖”,《少年飘泊者》为中国革命小说的发轫之作,对中国文学和中国革命进程均产生过深远的影响。1928年,蒋光慈与钱杏邨、孟超等共产党员作家在上海发起成立革命文学社团太阳社,主编社团刊物《太阳月刊》,筹组左联,为1930年代左翼文学的昌盛推波助浪。此时,蒋光慈却因为对“立三路线”的不满而受到不公正待遇,但他没有辩解,没有消沉,不忘初心,为理想信念继续前行。1930年11月,他以惊人意志力在病痛中创作完成长篇小说《咆哮了的土地》,作品描写大别山地区风起云涌的土地革命,最终农民起义武装奔向革命圣地“金刚山”,寓意相当深刻,在艺术上更为圆熟。

  蒋光慈在十年的革命文学事业中,不忘初心、赤胆忠诚,深刻诠释了“坚贞忠诚、永跟党走、牺牲奉献”的大别山精神。

  打响蒋光慈红色文化名牌。蒋光慈是大别山养育的优秀儿女,是我省革命文化的光荣和骄傲。“当时的文坛活跃着一大批革命文学作家,其中蒋光慈称得上是领军人物”。但相较于同期这些著名作家研究成果,蒋光慈研究略呈“寂寞”态势。笔者以为安徽学界应对蒋光慈有更多关注,推动蒋光慈研究上新台阶、出新成果,以提升蒋光慈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同时,打响蒋光慈红色文化名牌,弘扬大别山精神,是地方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先驱,至今没有较大规模的蒋光慈纪念馆是说不过去的。当务之急,地方政府要积极筹措资金,寻求多方合作共建蒋光慈纪念馆,既可以作为红色教育基地,又能有效扩大蒋光慈红色文化的广泛传播和强力感染。

  (作者单位:皖西学院。该文为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AHSKY2019D127〉研究成果)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