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六安新闻>深度报道>详细内容

温润、求实、博识、有生气
——参观霍山石斛文化博物馆所感

编辑:宋明俊 来源: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0-12-24 08:54:39 【字体:

  数年来,本人参观这个展馆那个展馆可谓多矣,所获印象也不尽同:有的展馆主题重大,气魄隆盛,内容丰厚,一般说来自然是有收获有教益的;但也不可否认,有为数不少的展览也存在这样或那样值得商榷之处,至少对相当部分参观者说来,还是有并非微疵那般的缺憾。当然这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

  但不久前,我本人在半年多因疫情封闭居家第一次离家赴外地采风,在皖西大别山区的霍山县太平畈参观了一个石斛文化博物馆(这仅是此行采风活动的一项),也许事前我的期望值并不是很高,而看后又觉相当不错之故,这个不大的博物馆却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回京以后,我一直想把这种良好的印象写下来,至今才终于如愿以偿。

  我的这些印象可以归纳为如下四点:

  一是总体感觉上的明媚、谐和。当时即给了我也算见多识广的耄耋之人,烘托出一种相当温润的氛围。过去看过的不少博物馆、展馆,至少在我个人的感觉来多是比较封闭,比较暗郁,甚至还有某种沉重感(无论何种内容的博物馆、展馆往往都有一些)。而眼下的此馆虽不甚大,却使我心胸开畅。也许当日我心绪不错,但也不能不承认客体环境的良性影响。在我的印象中,此馆的各种设置大多是以浅黄、嫩绿和乳白为主;在电灯光映照下自然使参观者的心情较为轻松而怡然。这种感觉无疑会有助于参观者很乐于看下去,而不致因过于肃重使之易于感到疲劳。

  看来,大环境虽小而开阔,色调明媚而温润,气格上较为纯朴而不“土气”,至少是与展示的内容相谐调;甚至类似内容的博物馆、展览馆亦可参照并合理吸纳其精髓。我认为。

  二是整个展览贯穿着一种求实的风格。我们大家都知道,霍山石斛远近有名,许多人在未来霍山之前可能都略知一二,但却未必知其详。来到霍山,通过参观石斛基地,看博物馆,增进对这种名产与上佳药材的了解与认识是非常有益而必要。我觉得,石斛博物馆肩负着这一职能是自然的,正当的宣传效应亦应充分肯定。但在我参观的整个过程中,却半点也没有感到那种炫示,更不必说是炒作的成分。也就是说,展览就是展览,而绝非商业化的营销活动。主办方的这种求实风格,在客观上不仅没有减弱它应有的宣传效果,反使崇尚实在精神如我者更加认真与重视。我特别注意到一个现象:在展板和解说员的介绍中,无论是高职位还是名人以及普通的体验者,对石斛的评价都是有啥说啥,解说时也都一视同仁,不搞那种不必要的“区别对待”,借以吊起参观者的胃口。

  我想,博物馆、展览馆的求实风格肯定会提升展览的品位,使最大多数的展观者增强了应有的诚信度;而我,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因为,只有诚信才觉可亲;只有真实,才更能接近主体与客体的距离。这也体现出主办方真正的智慧。

  三是展示的内容彰显了举办方的博识眼光与******的举措。不机械地拘泥于石斛这一点,而是由此点辐射开去,将其相关和联想到的物事集拢于此,使人大长见识,陡增趣味,使此博物馆别开生面,丰厚而大气。由草木之一隅而引申出一幅更广阔的人文天地。此点颇值得称道。

  由石斛及与此相联系的知识和人物,由张仲景到葛洪,由李时珍到现当代的“石斛王”何云峙,由一点而推演至中医药宝库。展示中还引申出一系列相关的故事,仅凭我记忆中的如:秦始皇为求长生不老而遣方士徐福率童男童女至东海“仙山”觅“长生不老”药。此故事中徐福出发地传说之一就是笔者的家乡黄县。所以我观后别有一种亲切。由长寿话题又引出女皇武则天的故事(其人寿至八十有余)。还有,由石斛之多方面功效又引出旦角泰斗梅兰芳以此保持嗓音的清润,使我这个京剧爱好者又增几分情趣。等等。

  多识而使人多知,多采而使观者兴意盎然,可见此博物馆的特色非常鲜明。

  其次,我还要单说说本馆的解说风格,我将其归结为活泼灵动,寓轻松于庄重,这与上述全馆的总体风貌当然是统一的。体态灵巧的女解说员呈现出的是一种自然而不呆板的气派,所以常常使我忘记了她的解说员的身份,而是一位研讨会的发言人。我倾听她的发言内容,以至偶尔也有少量插话。我记得我曾问她:“这个博物馆从头到尾是多长时间建成的?”她回答的具体时间我忘记了,但肯定不是一年半载建成的,我问话的出发点是:如此颇具匠心,内容丰润(我这是未用“丰富”这个词儿)的博物馆,不可能是很短时间草草弄起来的。干任何事业,都得付出足够心力才成。

  我受感慰的是:此馆的解说风格在我听起来是完全平行的、平等的。它既不是解说者“高”于参观者:从容我说你听,我教你知;又不觉得“低”于参观者:我单纯为你服务,我是个动嘴的职业“服务生”。也许是因为我从小酷爱平等所致,才会如此的敏感。

  平等,不是表面上,而首先是心灵中的平等。(石 英)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